网站公告:

海报观察丨考公考研热潮下 付费自习室的生意更好做了么

考研培训哪个好 gong2022 浏览 查看评论


海报新闻记者 陈嘉伟 西安报道

经常观看日韩青春影视剧的人,对付费自习室应该不会陌生,一个个比办公室“格子间”还要局促的空间内,“充满”了年轻人的梦想。

到了2019年,这样的付费自习室在国内逐渐流行。不过相对于去公共图书馆、咖啡馆等场所,付费自习室的接受程度并不算高,新老玩家不断交替,但始终没有出现行业头部企业,也未见大型资本的介入。

不温不火可以说是付费自习室这几年的真实写照,但随着考研、考公、考证热潮的兴起,付费自习室的经营似乎有了转机。西安一家付费自习室的经营者孙瑶告诉记者,今年暑假开始,自习室的座位就基本卖完。

付费自习室行业能否趁此机会做大做强,出现头部企业,上述经营者分析认为比较困难,因为这是一个可以“望得到头”的行业。

孙瑶的自习室是少有的有人值守的自习室

贩卖氛围

孙瑶的自习室开在一个小区内,离地铁站很近,2021年7月底开业。虽然不是区域内的第一家自习室,但目前已成为区域内的“顶流”。孙瑶告诉记者,今年暑假开始,自己的自习室的座位就基本卖完。

一个公共休息区,一个可以出声读书的小阳台,一个餐厅,两个卫生间,四个学习区构成了这家自习室的全部。

一些自习室会按光线分为“小黑屋”和“阳光房”,从声音限制方面分为“静音区”和“键鼠区”,还有一些自习室会设置会议室,单、双人间,以满足不同的需求。但孙瑶的自习室没做这么复杂的设置,统一都是“阳光房”,房间南北通透。

海报新闻记者注意到,付费自习室一般还提供免费的饮用水和零食、速溶咖啡等,冰箱、微波炉、打印机也是一应俱全。从某种程度上说,只要到了自习室,似乎就没有再出去的必要。可以说,自习室给顾客提供学习的空间,但是实际上却做的是氛围的生意。

孙瑶自习室的常客敏敏告诉记者,自己正在为考研做准备,而选择自习室主要就是因为这里安静,有学习的氛围。“我家就在附近,但在家里,一个人就总想东摸摸西摸摸,要是家里老人在,还会叫我做点这做点那,所以复习效率不是很高。”

“而在自习室,由于大家都在埋头苦学,自己也会‘支棱’起来。”敏敏告诉记者,自己所在的A区,坐着自习室里最刻苦的一批人,“基本上每天都是我们这个区域的人最后离开。”

“另外,来这里毕竟要花钱,钱都花了,没理由不认真起来。”敏敏开玩笑道。

海报新闻记者注意到,目前多数付费自习室主要通过团购平台获客、交易。在某团购平台上,记者看到,孙瑶的自习室,最便宜的是3小时体验卡售价15元,最贵的季卡售价1188元,“不过按天算的话,最便宜的就是季卡,按90天算,一天就是13.2元。”

在上述团购平台,记者注意到,西安市场上的付费自习室,收费与孙瑶开办的自习室大体相当。

良好的氛围是自习室最大的卖点

开店容易盈利难

目前,国内市场的付费自习室,基本上都是“二房东”模式,开店并不难。

孙瑶告诉记者,自己开这间自习室前期投入在十多万,房租占了大头,为七万两千元(租期两年,一把付清),“其他就是买些桌子,布局好电源什么的,花费也不高,所以开一家自习室并不是很难。”

但店好开并不意味着盈利容易。“我也在关注同行的状况,经营状况不算很好。”孙瑶给记者展示了一家付费自习室的预约小程序,通过小程序可以看到,该自习室还有不少空座,而孙瑶的自习室已经基本满员。“剩几个空座,是专门不卖长期卡,留给买日卡的用户的。”

为何有如此差别?孙瑶认为是自己的硬件设施更为优越,“比如我们的桌子比其他家的要宽。”

敏敏也同样提到了这一点,她认为更宽敞的座位,不显得那么局促,体验会更好。此外也有不少顾客在网络平台上提出了自己的观点。在这些顾客眼中,两个分男女的卫生间,有人值守的前台都是加分项。

目前不少付费自习室采用自助模式,在网上预约好座位后,店主会将自习室门锁密码发送给顾客,顾客自行前往即可。而孙瑶的自习室采取有人值守的模式,一位顾客


提到这样的形式会让卫生打扫得更及时,而一些诸如卫生纸用完的问题,也能及时得到解决。

孙瑶认为付费自习室作为没有太多门槛的行业,拼的还是细枝末节处的服务。孙瑶表示,在2023年全国研究生考试结束后,自习室将进入淡季,届时自己会将一些有损耗的设施进行更新升级。

或许正是这些服务上的微小差异,使得孙瑶的自习室成为区域内的“顶流”,孙瑶透露去年其自习室月平均利润在8000元左右。

由于空间的限制孙瑶认为自习室规模化之路很难

艰难的规模化之路

9月底,河北邢台平乡县一年开出10余家付费自习室的消息,在社交媒体上引发热议。

据企查查数据,我国现存自习室相关企业3246家。从区域分布来看,山西以528家自习室相关企业排名第一。辽宁、黑龙江分别有自习室相关企业463家、354家,位居前三。此后依次为内蒙古(329家)、山东(322家)、河北(224家)、河南(196家)。(注:仅统计企业名称、产品名称、经营范围含自习室的企业)

诸多信息都表明,付费自习室近几年的规模在不断扩大。抛开人口聚居的城市不谈,在广大县乡地区,由于公共图书馆、咖啡馆等空间的缺失,自习室也同样发展迅速。

相关数据显示,2022年全国研究生招生考试报名人数达到457万,比2021年的377万,多了80万人,而考公、考编、考教资等证书同样火热,这给付费自习室的发展带来了一波热潮。

但不管新玩家入场,老玩家退出,市场上始终未出现一个头部企业或鲜有大型资本介入。

孙瑶分析认为,以目前的情况看,付费自习室行业成规模化运营还存在难度。

“虽然自习室贩卖的是气氛,但空间依旧是载体,我们自习室就39个位置,最多能盈利多少很容易算出来。”孙瑶分析,由于自习室的特殊性,想要赚钱必须要有常客,但常客一待就是一天。“我卖给人家月卡,就得保证顾客来的时候有座位,不像健身房,健身的人一天最多也就待个把小时,这样就可以多卖卡,而自习室不行。”

所以对于资本来说这并不是一门好生意,而对于个体经营者来说,想要自营连锁,也必须面临成本的增加问题。“所以大多数自习室都是自助式,再雇个人,几千块钱就没了,根本就没有赚头。”孙瑶表示。

转载请注明:海报观察丨考公考研热潮下 付费自习室的生意更好做了么

与本文相关的文章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